易到13亿元挪用风波升级

2017年04月19日 11:19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刘创 沈怡然 冯庆艳 “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4月17日,易到CEO周航在回应乐视控股与易到的联合声明中如此说。

周航的担忧并非无中生有。在数个网约车司机群里,易到司机们对如何才能拿到账户里属于自己的钱而激烈讨论。一名司机甚至说:“500个车主,500辆车,市政府围一圈,你看问题解决不解决,罚款就罚款,就那一天。”

难以提现背后是易到资金链的紧张,这一问题在此次易到CEO周航与乐视控股互相指责的公开信中被确认属实。4月14日,周航发表公开信称:“易到当前确实存在着资金问题。而这个问题最直接的原因是乐视控股对易到的资金挪用13亿。”

但以上说法遭到了易到大股东乐视控股的否认。乐视控股称,2016年11月,乐视控股以乐视大厦作为抵押物,以乐视汽车生态内的易到为主体取得的一笔14亿联合贷款中的一部分。

乐视控股称,当时双方约定,该笔资金用于包括易到在内的乐视汽车生态的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其中1亿元用于易到,13亿元用于乐视汽车生态。乐视控股称周航本人不仅知情,也在相关的董事会文件上签字确认,并且易到与乐视控股也已经签订了相关协议,其所声称的“挪用13亿”是为“污蔑”“用心险恶”。

当日,周航在个人微信朋友圈回应:“如果,向我泼脏水能解决司机提现的问题,能协调好充值用户打不到车的问题,可以解决司机围攻易到办公室的问题,那好,可以尽管多泼点。”周航还希望“贾总和乐视所有PR同事们,还是别意气用事地针对周航了。此刻,真正需要你们全力以赴的,是替司机、用户去解决易到当下面临的困难和问题。”

提现难、无车可打、司机围堵办公室,周航说的三大问题成了易到资金链紧张导致的恶果。如今,易到司机们从账户中提现成了一件碰运气的事,许多司机因为无法提取金额而来到易到北京、上海的办公处讨债。一名北京易到司机给记者发了一份提现截图,显示该司机4月18日在易到的APP上提现6249元,但提现失败。

一名司机提现失败截图

一名司机提现失败截图 

那位说召集500人堵政府的司机说的当然是气话,也未得到其他司机的响应,但这反应了司机们无法拿到属于自己的钱而产生的焦虑与愤怒。4月18日下午一点左右,记者在易到北京总部看到,十余名司机聚集在此为要钱而来。一名易到司机告诉记者,从春节后开始就陆续出现无法提现的情况,而易到公司给的解释一直是系统问题。

4月18日,易到司机们聚集在易到北京总部   记者沈怡然摄

4月18日,易到司机们聚集在易到北京总部 记者 沈怡然/摄

在网约车司机的群里,偶尔有人说自己提现成功了,便立刻引起大家的追问,是如何办到的。更多司机的钱仍旧躺在易到的账户中,少则两千,多则六七千,还有司机说有朋友的账户里有好几万,都拿不出来。

不少在北京、上海易到办公地点讨款的司机签署了一份《付款通知单》。一位北京司机发给了记者两份《付款通知单》,其中一份显示易到将在司机签字后的第16日付清款项,但另一份则写是第31日付款。一名上海的司机称,易到北京办公处给的通知单都是16日内付清,上海则是31日。两份通知单都盖有“北京易到旅行社有限公司”的红章。北京易到旅行社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彭钢,前任法定代表人是周航,该公司是在去年6月由乐视控股收购的易到旗下多家公司之一。

但对不在北京、上海的司机而言,提现更为困难。一名哈尔滨的司机说:“像我们这些不是北京、上海的司机,没办法去易到的办公室,怎么办,这赚的都是辛苦钱,哪怕以后不开了,这钱得拿回来啊。”更多的司机则认为,《付款通知单》就是一张白纸欠条,钱最后能否到手心里还没谱。

如今,乐视与周航的所争论的13亿元是否为乐视挪用,还是双方约定在先,成了一桩互相指责的罗生门。记者多次联系周航本人,均未得到回应。乐视控股公关部门告诉记者,目前除了官方声明,对外没有任何回应。

易到公关人员称,除了与乐视发布的公告外,其他暂不回应,周航能否接受采访,以及其本人目前去向也不能回应。

但周航担心的群体性事件并非杞人忧天。一名司机称,他在4月18日去了易到上海办公处,那边已经聚集了100多人,都是来要钱的。但也有司机说,100多人还远远不够,需要更多的人一起行动,才能引起重视。司机们显得有些愤怒,说只有团结起来,全都不去开车,或者全部只在拉活的时候只收现金,甚至都去办公地点讨债,才能想办法拿回钱。还有人说,政府应该加强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