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利率市场化全面开启

2017年04月18日 09:43

经济观察报 胡群/文  国有大行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已开始出现负增长。

2016年,中行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645.78亿元,同比下降3.67%。该行副行长张青松称基于“稳健经营,有效防范风险的角度”,中行的拨备覆盖率增加9.52个百分点。大行无疑正如工行董事长易会满所言,“股改上市以来艰难前行的一年”:信贷成本上升、利差持续收窄、董事会和高管层变化较大等。

“我们面临的经济金融环境,其实风险是比较大。要在这种风险较大的环境下去经营,必须把控好各种风险,首先是信用风险,然后是货币风险,包括反洗钱的风险,同时要确保资金的流动。”中行行长陈四清称。

实际上,潜在的风险远不仅此。普华永道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未来三至五年内,全球大型金融机构24%的营收可能会被金融科技公司蚕食。

虽然大行在信息科技领域投入较大,已取得一定成绩,但从数据上看,虽然信息科技人员数量较多,如建行已高达28300人,但占比仍处于较低水平,如农行占比仅1.1%,且银行整体员工年龄层次较大,40岁以上员工占比较高,如农行高达63.6%。

营收方式已改变

工行年报显示,信贷成本上升、利差持续收窄、向实体经济减费让利成为三大增支减收因素。但实际上,更为关键的因素是,此前营收最大组成部分的业务正在快速下降,而新的替代业务尚未完全建立。利息净收入是银行营业收入的最大组成部分。2016年,农行利息净收入占 2016年营业收入的78.7%,同比下降8.7%;工行利息净收入占营业收入69.8%,同比下降7.1%;中行、建行、交行分别同比下降6.88%、8.37%及6.45%。

多家银行将利息净收入下降归因于:主要受2015年央行连续五次降息、存量业务重定价以及营改增价税分离因素影响。“国内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已经全面开启,不断竞争的市场形势,使得银行的息差改善遇到了困难。”张青松称。

虽然非利息收入占比正逐年上升,仍处于较低水平。工行非利息收入占营业收入30.2%,提升3个百分点;中行非利息收入占比为36.72%,同比上升6.01个百分点;建行为30.95%,同比上升27.02%。

非利息收入中,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长 1.1%,中行下降4.05%,农行增长10.2%;建行增长4.39%;交行增长5.05%。

虽然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增幅有限,但部分业务如工行的资产托管及担保及承诺净收入同比增长分别24.3%、26.9%;农行代理业务手续费同比增长37.5%;建行理财产品业务收入同比增长42.06%。

工商银行行长谷澍表示,境内银行大零售条线实现营业贡献1961亿元,占境内银行营业贡献占比提升0.67个百分点至39.66%;大资管、大投行等条线增长动能不断增强,资产托管、资产管理、养老金等业务收入增幅超过或接近10%。“我们这几年一直推行大零售、大资管、大投行战略。零售是工商银行的基石,效益贡献40%,是稳定器、压舱石。资管随着客户存款理财化潜力非常大,现在是第一资管银行。投资银行是今后公司金融转型、提升服务水平的一个重要的方向,也保持着中国最大投资银行的市场地位。”易会满称。

资管的重要性正在国有大行中体现。中行、农行表示,紧跟市场需求变化,持续加强产品创新,大力发展金融市场、投行、资管理财等轻资本型业务,交行则打造“商行+投行、表内+表外”业务。

不良尚未探底

“从工商银行去年四季度情况来看,资产质量发生了积极的变化。比如不良贷款新增额、余额比例在减少,(逾期贷款与不良贷款)剪刀差不断缩小,拨备覆盖率也有小幅度的回升。可以说资产质量稳中向好的态势已经显现,已经出现转折的曙光。预计今年资产质量比去年会更好一些。”易会满称。

按照易会满的逻辑,中国经济从去年四季度以来,整体企稳回暖,这是一个总体判断。从工商银行贷款的需求、贷款的投放以及资金面来看,经济的企稳回暖基础牢固;而且剪刀差、逾期贷款率等一些先行性的指标总体出现一些积极的变化。

中行首席风险官潘岳汉则认为,2017年的资产质量还是面临着很大的挑战。目前商业银行已通过清收、批量处置、资产证券化的方式,来有效化解风险。2016年中行不良资产化解1289亿元;农行则成功发行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 102亿元;交行向第三方转让不良资产281.01亿元,清收179.91亿元,通过开展不良资产证券化处置49亿元。

在国有大行的不良贷款结构中,个人按揭贷款总量都呈现较大增幅,不良率仍处于低位,但公司类贷款中,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率却都呈现上升趋势。建行个人按揭贷款不良率仅为0.28%,农行为0.43%。工行、农行、建行房地产业贷款不良率分别为:2.19%、2.47%、2.53%,而上年同期分别为1.47%、1.76%及1.23%,但房地产业贷款余额并未呈现快速上升态势,甚至负增长,上述三家银行分别为4269.99亿、4496.87亿、3425.31亿元,而上年同期分别为4273.06亿、5264.08亿、4493.34亿元。

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研究院副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赵庆明向经济观察报记者称,“从数据上看,这说明2016年优质的房地产公司减少了银行贷款的需求,但相对高风险的房地产开发贷款银行又抽不出来。去年房地产市场好转,主要是大型优质的开发企业受益,一些中小开发商并未明显受益。”“房地产市场地域性很强,一二线城市市场热并不意味着全国热,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市场总体还处在去库存过程中,开发商的日子并不好过。”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周景彤认为,房地产“新政”将影响市场预期,今年房地产投资回升势头能否持续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

人力资源优势不再

2016年至今五家国有大行董事会及高管层均出现较大变动,高层的变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企业战略发展。中行高管层甚至出现7位变动,分别为执行董事、副行长任德奇、高迎欣,监事长王希全,副行长、首席信息官张青松,副行长刘强,纪委书记樊大志及首席风险官潘岳汉。

一方面是高管层的变动,另一方面则是员工总数的减少。在过去的一年里,工行柜台人员减少了1.4万人,但其中1.1万人走出柜台跑向市场,成了客户经理,而剩下3000人加上其他部门的缩减人员,有6000人去做新业务,包括互联网金融。“对于银行来说提升了人力资源的效率。所以我们去年的总人数减少1%,但内部结构调整达到了6%,这对于商业银行的竞争力提升,盈利能力增强,风险控制的增强,应该来说是有好处的。”易会满说道。

机构总数、员工总数以及净利润增幅呈下降趋势,不仅是工行面临的情况,也是国有大行面临的情况,工农中建员工总数共计减少18824人,分别为4597、6384、1142、6701。

金融科技的发展,已大大降低物理网点的重要性,大行机构总数及员工总数在呈下降趋势。记者根据近两年年报披露数据,统计发现,工行、中行的机构总数及人员总数都在下降;农行、建行的机构总数增加较少,而员工总数下降幅度较大;交通银行的机构总数及员工总数仍在增加。

记者根据公开数据不完全统计发现,工农中建交2016年通过校园招聘人数分别为 10155、10875、12834、5958及4893。这与往年校园招聘的人数相差不大,如此在人数每年数千甚至万余人进入大行的前提下,还有数千人总数的减少,可见每家大行人数减少则更多。

“线上线下渠道是一个互补的关系,不是谁替代谁,应该走线上跟线下一体化的这条道路。工商银行这两年一直向轻型化、小型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我们70%以上的网点都是智能银行,我们进一步强调线下服务,特别是服务的口碑、品牌的改善,这一年时间有非常大的变化。”易会满认为,网点总数还将不断压缩,但线下应该向结算交易型向营销服务型转变。

虽然近年银行加大年轻人才引进,但年龄结构仍偏重于40岁以上。农中建交40岁以上员工数量占比分别 为 :63.6% 、41.01% 、50.93% 、30.08%,工行未披露该数据。

网点转型已是必然,人员及机构数量还将进一步变化,从五大行近两年员工职能机构表中可以发现,风险及合规业务、信息科技等员工占比呈上升趋势。在信息科技领域,农中建交信息科技人员占比分别为:1.1%、2.52%、7.81%、2.63%,对应人数分别为:5552、7004、28300、2434,工行未披露该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