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爆朋友圈的"我们是谁"漫画 出自一位抑郁症女孩

2017年09月26日 12:24 新华网

“我们是谁?甲方!我们要什么?不知道!什么时候要?现在要!”近来,这一组六格咆哮式漫画火爆网络。

跟“皮皮虾跟我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一样,这组六格漫画被配以各类文字迅速走红,从最初的广告圈扩展到各领域,从各种职业到各地人群,“我们”的身份从甲方、文案、老板,增加至NBA、媒体人、四川人、兵哥哥、程序员,无数的网友用这一组咆哮式漫画来表达自己的情绪感受。

记者梳理网络资料,为您揭秘这组六格漫画爆红背后的“前世今生”。

原型:

由美国漫画家创作

事实上,这一漫画原创作者是美国漫画家艾丽·布罗什(Allie Brosh),2010年她发布了该漫画,夸张简单的绘画风格很受好评。

而此次火爆朋友圈的漫画主角是艾丽·布罗什创作的漫画形象跳跳鱼小姐,艾丽·布罗什也将这些漫画形象之间的故事汇集成书《Hyperbole a Half》出版,并得到比尔·盖茨的推荐。

△图据艾丽·布罗什个人社交账号

截止2017年8月18日,艾丽·布罗什的推特账号还停留在2014年11月。事实上,因为抑郁症困扰,艾丽·布罗什已经淡出人们视线很久,直到她在个人网站上讲述抑郁症的感受:“对于任何事情都完全不再有什么感觉了,哪怕是你曾经热爱过的,开心的事情也是一样。而你因此变得无比无聊和孤独,你被困在了这样一个无聊、孤独、毫无意义的虚空之中,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你不去注意到它有多无聊、孤独和毫无意义。”所幸,接受治疗后的艾丽情况有所好转,“当我终于又开始对种种事情开始在乎时,我恨死它们了。但仇恨毕竟也还是一种感觉,而我的大脑立刻就像新学到一个单词的小孩一样开始乐此不彼。”

引进:

四川人民出版社两年前曾出版

2015年9月,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中文译本《我幼稚的时候好有范》,书中不仅仅是跳跳鱼小姐,还有她的亲人、朋友和宠物,形象丰富、看点更多。

8月18日,记者也联系上当时中文版《我幼稚的时候好有范》的责任编辑赵静,她透露,“现在国内很多漫画没有这种画风,它的画风很容易吸引人注意,当时在网上很多人推荐。在2013年就有关于这个形象的改编,比尔·盖茨也专门推荐过。多次沟通后,最终感动了作者愿意出中文版,这才有了2015年该书和中国读者的见面。”

赵静表示,该书印刷了1万册,“漫画火了以后就赶紧查库房,库房只有200多本了。之前一直是默默在销售,感谢那位网友做图,这两天现在很多书店都在订购这本书,我们在讨论紧急加印。”赵静肯定的表示,这本书一定会尽快再版。

四川人民出版社销售部门相关人员透露,该书累计发行量一万册,加印重版数量会根据市场热度和后期出版工作而定。“18号陆续有网络书店、实体书店来订购,包括北京、四川等地的。”该人员透露,原定今年出版的《我幼稚的时候好有范》下册《我邪门儿的时候很有才》,目前暂定更改书名为《我幼稚的时候很有范儿2我们是谁》,也会在今年尽快出版。

溯源:

2012年就曾出现网络

这组爆红网络的六格漫画,并非近日才出现在网络上的。

通过百度图片搜索、Tineye图片搜索显示,国内早在2013年就已经有该组漫画,只是配文不同,当时的主题包括“胖子”“游戏宅”等。在国外,这组图片可以追溯到2012年,仅仅在Tineye图片搜索中,相关类似图片就有213亿张,主要在暴走漫画、Pinterest等网站传播,在漫画上配上各种语言传播开来。

△图据艾丽·布罗什的《Hyperbole a Half》

而这一次的走红,则要从8月13日说起。当天,微博网友“凌家阿空爱吃糖”发微博称,“群里一张神图,笑岔气了(侵删)。”配图就是笑岔气的“我是甲方”的咆哮式六格漫画图,从图片质量可以推断是网络图片,来源已经不可考。当时该微博就有1.5万次转发,1.1万人次点赞。

随后,一个微信自媒体公众号对该图片内容进行内容再加工,并在8月15日当天发布了9组不同风格的“我们是谁”漫画,引发网络热捧。

走红

自媒体号配广告文案自嘲 48小时阅读量过291万

8月15日,该微信公众号发布了甲方、文案、PR、策划、AE、房地产广告、老板、甲方财务、新媒体运营等9组“我们是谁”漫画。8月17日,记者联系上该微信自媒体公众号。

25岁的郑州妹子刘霖是其中9组六格漫画文案的设计者,“‘甲方’这张图并不是我原创的,是一个粉丝发在微信后台的。我看到后觉得蛮有趣,就根据这张图开了个脑洞,改编成了广告行业广告人版的,然后发了出去。”

当时的刘霖没有想到后来的热烈反响,“当时只是当做平时的日常推送,并没有想到它会这么火。”48小时该条微信推送阅读量达到291万,点赞1.8万次。这个从去年5月24日开始运营的广告自媒体,收获了运营以来第一篇爆文,“目前为止阅读量有大概300万左右”。

网络上有人认为这是一种释放情绪和反思,刘霖自己觉得就是图个好玩儿,“这个就像我们平时做阅读理解,作者在写作的时候可能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想法,当时在写的时候可能就是随便吐个槽吧。因为广告行业广告人经常吐槽的,吐槽甲方、吐槽自己、吐槽客户,然后互相怼来怼去。”

更多的配图被网友自行改编,包括地区(四川、重庆等)、星座(水瓶、金牛等)、职业(公关、客户经理等)、游戏(王者荣耀)、专业(新闻、土木等)等,也有网友将图片进行进一步加工,某商业公司制作了真人版,某网友将漫画元素换做其他搞笑动漫人物。

8月16日、17日,微博上多名大V开始转发,@暴走漫画、@人民日报、@澎湃新闻、甚至还有自动生成文案的小工具出现,朋友圈上也一片席卷之势。

新浪微博微数据显示,这组“我们是谁”漫画从今年8月16日开始大量见于网络,8月17日人气达到顶峰,在北京、四川、江苏、广东引起热议。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教授张洪忠认为,这既是一种来反映人们心理的无奈、焦虑和压力的娱乐方式,更是一种解嘲的方式。“这种传播都是自发的,它能很快的形成社会共鸣,不需要推广。因为它反映出社会心态和情绪,把大多数人想说又说不出来的东西通过这种形式表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