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周"职业遛娃师"帮家长带娃: 8天假全排满!

2017年10月08日 12:27 新华网

“遛娃师?你的工作是用绳子牵着孩子到处玩吗?”

听到别人这样误解自己的工作,职业遛娃师郑炜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工作可以理解为亲子活动或者幼儿活动的带队老师,主要在节假日带着一群孩子和家长去参与有趣、有意义、能寓教于乐、能锻炼孩子的活动项目。”眼前的郑炜个头不算高,皮肤黝黑,笑起来一口白牙,亲和力很强,被孩子们称为“阳光哥哥”。

一人充当多角儿 遛娃师有超强“魔法”

国庆中秋双节,正是遛娃师工作的高峰期。郑炜一天都没有休息,1号2号参加万人遛娃节,3号4号带孩子玩博饼投壶、观汉剧、猜灯谜等中秋传统游戏,5号带孩子做趣味实验,6号带孩子去农庄割稻子捡鸡蛋,7号8号还有“萌娃单车”的定制活动。

看看这些活动项目,大概也能看出遛娃师这个职业对于个人综合技能的要求:相当于同时担当幼儿园老师、户外活动教练、体智能老师、主持人、导游、科学实验老师等。

一次“遛”这么多小朋友,这工作难度可不低。一个“熊孩子”都破坏力无穷,带这么多孩子现场不混乱吗?

郑炜有自己的诀窍:“要让自己有权威。小孩子的想法是很天马行空的,他们会认为我是能力超强的人,所以很崇拜老师,会服从指挥;同时,也要跟孩子平等地交流,要相信他们的能力,尊重他们的想法。”

“阳光哥哥,这个我早就会了!太幼稚了!我不想玩。”刚刚布置完户外活动项目,现场就有一个小孩发出了不满的声音,开始捣乱。

郑炜一点也不气恼:“这个小组你来当队长,线路和沟通都由你来负责,让你的队员一个都不能少,全部完成任务,你有信心吗?”

刚刚还在捣乱的孩子,立马变成了“带头大哥”,认真负责地配合他完成任务。

不断策划新节目 解决家长“放假比上班累”的忧虑

带4岁儿子来参加活动的陈女士说:“一到放假,我就发愁,该带孩子去哪儿玩。游乐场都玩遍了,玩游戏吧,一个孩子也玩不起来,去凑人吧,也不一定能跟朋友家的时间刚好合得上。有了遛娃师,孩子玩得开心,也能学到东西,解决了我们的烦恼。”

陈女士的话代表了很多家长“放假比上班累”的心声。像郑炜这样的第一批职业遛娃师正因此应运而生。团队里,有人负责策划有趣好玩的项目,有人负责考察景区或者游乐场找到场地,然后发布到APP上,家长报名参加,郑炜则负责现场带队让孩子们玩得开心。

而类似的活动,现在也有不少组织在开拓。比如有的全职妈妈,擅长发现好玩的活动项目,在妈妈群里小有名气,开始牵头组织活动;也有一些旅行社开拓了亲子游的项目。

为了保持竞争力,遛娃团队需要不断创新保持新鲜感,从热门综艺节目里学习新的玩法,或者自己研发策划出新节目,开拓新场地。目前的职业遛娃师,大多数是从学前教育专业或者相关从业背景里转身而来。

从玩乐中学习 亲子教育家长不应缺席

“家长对孩子教育的期待已不局限在室内,而是拓展到了户外和社会教育。期待孩子从玩乐中学习知识,学会沟通合作。”郑炜对遛娃师职业的前途很看好。

职业遛娃师是不是替代了父母的作用,让父母偷懒,疏离亲子关系?对于这样的质疑,郑炜表示,这是一种误解,大多数的遛娃项目是父母和孩子一起参加的,让他们一起合作,促进交流。

但郑炜在实际观察中,也有自己的发现:妈妈单独带孩子来参加的占到了80%,爸爸妈妈一起的占10%,爸爸单独带娃的5%不到。

观察三种家庭带孩子的习惯后,郑炜发现,孩子在积极主动,自信活跃的性格方面,父母都陪同的居首,父亲单独陪同的其次,最后是妈妈单独带孩子的。一些体能类的项目,父亲带着孩子参加,更容易完成任务,孩子也会更加崇拜爸爸,更容易获得成就感。

“父亲不应该缺位,再忙节假日也要多陪伴孩子,希望亲子教育中那些"隐形的爸爸"回归家庭。”郑炜说。

相关新闻:

新兴职业“遛娃师”上线 上万月薪

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多,“遛娃”行业前景广阔,而且遛娃师的收入不菲,专门陪着孩子玩,就能月入近万元。

新鲜有趣、寓教于乐的亲子活动,既是“80后”爸妈们消费的热点,也是不少商家掘金的窗口,更赢得了诸多资本的青睐。遛娃是个技术活。到哪儿遛?怎么遛?考验着年轻爸妈的脑力和体力,也吸引了众多亲子企业的目光,成为不少商家掘金的窗口,“遛娃经济”应运而生。

“遛娃”成本一算吓一跳

每年光周末就要上万

遛娃是每个有孩子的家庭必做的事情。一到周末,小区里、公园中、商场内、游乐场上随处可见撒欢儿的小朋友们。要想孩子乐,光“遛”肯定是不行的,食娱购必须跟上,其实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沈阳市民成先生是一家软件公司的技术总监,平日加班成了常态,只有周日才能陪孩子出来玩。这个周末,他选择了带女儿到一家大型商场的游乐场。有时一个周末“遛娃”的成本要上千元。“想想还是在家最省钱,可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不能不带孩子出去玩。”成先生算了一笔账,一年算52个周末,25个周末带孩子出来玩,一次按600元的花销计算,一年就是15000元。

武汉一项调查显示,65.12%的父母亲表示单次遛娃的开支在100元至500元之间。据易观智库研究报告显示,2015年亲子产业整体市场规模突破2万亿元,预计2018年亲子行业市场规模有望突破3万亿元。

新职业“遛娃师”上线

专门陪玩孩子月薪上万

随着“遛娃”的需求越来越高,潜力巨大的遛娃产业正在成为投资热门。国内知名亲子活动平台“麦淘亲子”近日宣布完成7000万元B轮融资;去年8月份,聚焦亲子玩乐主题的互动社群俱乐部——“遛娃团”团队也完成了由湖南大三湘茶油股份有限公司投资的150万元种子轮融资……

一种新职业也应运而生——遛娃师。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多,“遛娃”行业前景广阔,而且遛娃师的收入不菲,专门陪着孩子玩,就能月入近万元。

“遛娃师”其实就是亲子活动的带队导师,主要任务就是专门组织孩子们玩耍,仿照当下流行的综艺节目,设计适合孩子们的游戏桥段,通过带领、鼓励、陪伴孩子们完成游戏任务,锻炼其团结协作、与人沟通等能力。“遛娃师”大多是拥有幼教或体育专业背景,具备一定医护知识的年轻人。

“遛娃师”虽然是个热门、新鲜的职业名词,但实质上与传统的幼儿素质教育培训师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遛娃师”组织孩子们进行各种游戏地点大多是在户外,像公园、广场,带领孩子们完成各式各样的游戏任务,可以认为是幼儿版户外素质拓展活动。

“遛娃师可不是带着孩子傻玩,家长们都有锻炼身体、拓展视野等具体要求,所以每次遛娃前,我们必须解决两个问题:到哪里遛?怎么遛?”湖北武汉一名金牌遛娃师郑炜说道。学前教育专业出身的郑炜,曾在早教机构工作,从一个孩子妈妈口中听说了遛娃师这个行当。去年7月份,他成为玩翻天公司武汉总部6个全职遛娃师中的一员,也是整个武汉、甚至中国最早一批遛娃师。

“遛娃师”并非零门槛

选择“遛娃”机构要慎重

从越来越多的家长送孩子参加各式各样的“遛娃”活动来看,他们大多以签订合同的方式与组织户外“遛娃”活动的企业达成合意,报名参加各式“遛娃”活动,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多进行有益的户外集体活动,锻炼沟通交流等各种能力。但这其中的法律风险不容忽视。

从这些“遛娃”活动的内容和性质上来看,组织、经营这些幼儿户外素质拓展活动的遛娃公司,应当属于以营利为目的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其设立资质、经营范围、经营活动内容、人员组成情况等均应当符合相关的法律规定,不可任意而为。

按照我国民办教育促进法第66条规定,经营性质的民办培训机构应当在相应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登记注册,虽然当前法律法规中并没有关于幼儿素质教育培训的相关规定,但由于其活动针对的大多是小学低年级儿童或者学前儿童这类特殊群体,经营这类业务的公司也应当对经营业务、相关人员等内容进行备案,严格审查其“遛娃师”是否具有基本的身体健康条件、培训技能(幼教资格证等)及基础安全护理知识。因此,“遛娃师”并非零门槛,父母在选择时要弄清该机构资质等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