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购之后 “青漂”的归属感在何方?

2017年03月21日 12:21 掌上青岛/青网

从“北漂”到“青漂”,不一样的奋斗史,却让两者在一场限购之后走得更近:一样的漂泊感。

15日晚,青岛限购令出台后,来自新疆的“青漂”刘永嘉发了一条朋友圈:是时候回家打馕卖烤肉了。

微信截图_20170321090010

刚换新工作的刘永佳因为社保离规定的12个月差了几个月,加上首付比例由两成提高到三成,让原本今年买房的她只能将计划推后。

“现在很焦虑很气馁,感觉离买房又远了一些,当然原来就很远,也不差这一步了……”如许多在青岛工作了两三年的异地大学生一样,刘永佳把买房视为自己能否在这座城市扎根的一个标志,而现在她仿佛成了一个不太愿意被接纳的“穷亲戚”。

timg (1)

“虽然这个政策的本意肯定不在此,但我的确觉得它是在催促外地人,你要想办法稳定,想办法落户,否则你就没机会留下来。”让刘永嘉深感压力的是,青岛正在涌入越来越多从北上广等一线城市退下来的人,他们会让这里人才竞争更加激烈,也可能会让这里的房价变得更加遥不可及。

刘永嘉算了一笔账:现在每月收入四五千元,合租房房租半年五千元,相当于每月近两成工资用于租房。刘永嘉说,高房价的最终承担者是租房者,在工资涨幅跟不上房价的今天,早买房肯定是最佳选择,“因为我想留在这儿!”

刘永嘉称,四方李沧一带的房子,价格基本已在一万四以上,一百平米最少也要一百四十万。因为自己还贷的能力有限,需要父母支持更多的首付。“我们这个年纪人的买房,大多都是靠父母拿出一辈子的积蓄。有时候真的觉得挺有挫败感的,和平地长大,吃穿也不愁,为什么就买不起这个城市的‘一张床’呢?”

听说在家乡房价每平只要三千元,但刘永嘉称实际上年轻人很少留在那里。“那里并不是宜居的地方。”

像刘永嘉这种“青漂”不在少数,他们中有很多人是来青岛读书,然后喜欢了这座城市,留在这座城市,种下自己的希望。

他们有的有着高学历,有的有着特殊的技能/才能,他们最大的心愿,是有一天被这个城市认可,或者成为这个城市中真正的一员。

他们在为梦想/理想而奋斗,也在为这座城市的一张床而奋斗,也为成为“青岛人”而奋斗。在他们看来,只有这样,才能减少漂泊感。

相比刘永嘉这类有着学历文凭或者才艺技能的人来说,还有更多“青漂”,他们除了梦想和双手,一无所有。

他们披星戴月地奋斗,只为能留在这座城市,为自己,或者为后代有更好的机会/生活。

然而,当这一纸限令,让他们离梦想又远了一步,或许是一年,或许两年,或许更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