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天真下去

2018年01月11日 08:31 青岛晚报

    邵竹君,自由诗人。出版诗集《机器时代》、《再度敲门》;主编出版诗集《凝望汶川》、《半岛诗选》、《半岛诗坛2011年度诗选》、《诗城》。

作家评诗

□ 邵竹君

    这组萌娃的诗中有几首不起眼的小诗给我很好的印象,比如 《眼镜》、《影子》、《云》,它们童稚的感觉很自然,觉得这才是孩子应该有的文字风格。我在读完《眼镜》后写的点评是:没有任何“主题”,就是作者把生活中的两件熟悉的事物戏剧化了,也许觉得这样处理好玩,这就够了,因为只有孩子才会觉得这样好玩,天真便有了。天真即美,还有比这个更大的主题吗? 《影子》和《云》也都是类似美好童心的自然流露。

    《蜗牛》以近乎童话的方式表现了渴望自然生活的主题,《涂鸦》可以理解为一个热爱学习的学霸型的孩子,即使在课本中画画,也要画一个做题小能人。

    我要跟萌娃们说的是,小朋友都喜欢新奇的世界,如果写诗的话,也要注意诗句的新奇。像“无私奉献”、“百花齐放”之类的太熟悉的词语尽量不要使用,人们叫这种词语是“熟语”,为了使诗歌的语言新奇,熟语尽量不要用。在童诗中,它们往往是令人讨厌的成熟,破坏了童真之美。我的诗友老丹说,童心、良心谓之诗心。希望萌娃的诗能保持一颗天然的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