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扛起锄头晚上挑灯夜读

2017年06月08日 11:12 青岛晚报

    对柳耀泉来说,1977年的冬天是炙热的。这一年的冬天,高考大门再次打开,已经在家种地半年多的他,怀着兴奋和激动走进了考场,并在来年春天成为了青岛医学院新生。扛着锄头的农村娃,转身走上了医学路,知识为他创造了崭新的人生。

晚上看书烤坏军帽

    那个年代,读书是一件奢侈的事情。一次偶然的机会,柳耀泉从老师那里得到一本《数学手册》,一遍遍抄写那些在别人看来枯燥乏味的数学公式。夜里坐在煤油灯前看书,煤油灯蹿高的火苗把他的军帽檐都烤坏了。

    即便柳耀泉如此痴迷于读书,但受到大环境的影响,从莱西五中高中毕业后,柳耀泉却不得不回家务农。他什么都得干,除了种地,还得给牲口当饲养员。未料,他人生的转折点即将到来。 1977年10月的一天,柳耀泉从广播里听到了恢复高考的消息。那一刻,兴奋和激动海浪一般涌上这个19岁少年的心头。

带着玉米饼去考试

    柳耀泉白天在地里干活,夜里挑灯复习。 40年前的冬天要比现在冷得多,冬天冰天雪地,夜里复习脚都冻了,他终于迎来了1977年12月的考试。“我带了一块玉米面饼子和一瓶水当午饭,当时考了两天。”考完试之后,柳耀泉还得务农。 1978年的1月,柳耀泉随村里到镇上修公路,他吃住都在工地上,干了半个多月才干完。走路回家时已经是下半夜,柳耀泉倒头就睡,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家里人匆匆忙忙跑进屋把他摇醒,告诉他:你考上大学了!柳耀泉一下子来了精神,跑到村里核实:确实,考上了!

    柳耀泉不但考上了,还是当年莱西五中唯一一个考上的应届生。和他一起考上的,还有他在莱西五中的老师邴老师,两人一起骑着自行车到莱西县医院体检,但当时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被哪里录取了。“我们是考试前几天填写的志愿,但当时我对大学几乎一无所知,填了三个志愿:北京大学的化工,上海交通大学的电子计算机,山东大学的数学,这三所学校几乎就是我知道的所有学校了。当年,几乎所有的人都选了服从分配,我们想的不是我们想学什么,而是国家需要什么。 ”柳耀泉说。 1978年春节后,柳耀泉收到了青岛医学院的录取通知书。

    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 记者马晓婷